7z小說網 >> 玄幻魔法 >> 萬丈玄光(書號:39366

正文 302 破禁之法

作者:摳腳大貓
    萬丈玄光

    第四卷代天行道

    第二章

    002破禁之法

    守義州一處“荒無人煙”的地方,有兩位“仙人”在斗法,這荒無人煙只是因為人都被余波給化作齏粉了,那般驚天動地的威能足以摧毀任何一處城池。

    而這座東流城不只是造了什么孽,剛巧就在這二人的大戰邊緣,至于王夕此刻仍然被那血光禁錮,不過這血光形成的牢籠也保護了他不被化為血霧。

    王夕被困在一處大地裂縫之中,崩碎的大地隨處可見這寬度不一的裂痕,王夕運氣還算不錯,沒有遇到那極深的大裂谷,通過靈識王夕勉強還能找到出口所在,只不過頭頂上的土壤卻開始垮塌,看來又是余波到來,王夕無法從這禁錮中脫身,也就只能任由其掩埋。

    盤膝閉目,在這地下空氣極為稀少,不過對于王夕也沒什么大不了,他已經是龍珠境界的修士了,若是被這點險惡環境給憋死,豈不是成了笑話,此刻他的修為已經突破了龍珠巔峰,但是再也無法提升,所有的天地之力已經歸于四肢百骸,即便是他再怎么抓緊修煉,也不可能憑借正常方法突破龍宮境界。

    只可能是強行突破,引來天劫,這樣或許還能再撐一程,他也只能這么想了,他有意識地讓自己不去想一些事情,強迫自己放眼當下。

    即便是如此,他也得先從禁錮中脫身,上面的戰斗尚未停止,他還有機會,此時此刻這余波傳來的震感反倒是成了自己的強心針,為自己提供了動力,冷靜下來,他已經找到了破解之法!

    這須彌戒指之內此刻滿是秘籍隨便對方,王夕的一縷龍識,此刻卷起身子在這書海之上馭起了一枚玉簡,轉瞬,這玉簡就來到了外界。

    玉簡在王夕的額頭前沉浮著,仔細看來,只見那玉簡之上有三個小字。

    “赤炎障?”

    自己分出的龍識在那雜七雜八的秘籍之中最終找到的就是這“赤炎障”了,按照自己粗略瀏覽后的記憶,這是一門靈魂類的神通,看這名字倒像是某種幻境,使得王夕最開始還忽略了這門功法,直到找無可找的時候無意中打開了這玉簡這才發現了這神通。

    這神通乃是由靈魂之力發動,化作靈魂之炎,能夠破解諸多幻術并且反制,還有一個作用就是可以灼燒各種禁制了,無論是體內禁制還是外物禁制,都能被攻破,只不過是時間長短,這就要看靈魂之力的強度和持久度,以及禁制的強度了。

    以王夕的推斷,自己如果要以這門神通將禁制破開,可能需要三天三夜,這恐怕不太可能,依他看,天上那二位,最多再打個一天一夜就會停下了,這是很靠譜的分析。

    是從上面二位的余波強度以及頻率推算的,已經開始減緩了,要么就是力竭,這個可能基本不存在,所以忽視,那么就只有第二個可能性了,上面二位已經有了停戰的心思,畢竟這樣打下去也不是個事,這里的動靜想來已經傳到那些人耳朵里了,說不定正在趕來了,畢竟兩位至高居然大打出手,即便不論王夕的原因,那也是值得來一趟的。

    這神通很快王夕就入門了,并不復雜,只要按照其法門運轉一遍,運氣好的話就能直接將靈魂之力轉化為靈魂之炎,不過王夕看來這其中不只是運氣這么簡單,應該是與法則有些聯系,或許是因為王夕領悟“劫”之法則的原因。

    要知道劫之中也有一門劫名叫命劫,在這命劫之中有一顯著的劫難就是真火灼魂,王夕能夠順利入門這門神通也是托了這層關系,他是這樣想的,反正不可能是因為什么可笑的運氣,王夕已經不信這個了。

    龍宮之中,那盤龍柱上的龍首虛影已經有些凝實,口含著的那顆龍珠內有一條小龍在游移,正是王夕的龍魂,周圍溫度不斷升高,龍珠上漸漸有一縷火苗飛出,有了這開頭,后面就簡單許多了,源源不斷的火焰匯聚。

    王夕操縱這靈魂之炎來灼燒赤色鎖鏈,果然有效果,這赤色鎖鏈上不斷有白煙冒出,同時王夕也在以自身的修為消磨赤色鎖鏈的壓制之力,雙管齊下想必能夠縮短不少時間。

    一次劇烈的碰撞之后,二人倒飛出去,停在虛空間,恐怖的氣流吹過大地,將滿是裂紋的大地直接摧殘得千瘡百孔,不過他們明顯是不會在意這些,此刻二人都是沉默地看著對方,面無表情,眼中無一例外都有一些不耐煩了。

    淳于復隱隱有怒色但還是壓制下來率先開口了:“李老頭,打了三天三夜了,你還要再繼續嗎?到了這個時候你還不看不清楚事實嗎,你根本不可能是我的對手,再戰下去只能是兩敗俱傷,若是逼急了,臉上都不好看。”明明是講和卻是一副居高臨下的態度,擺明了吃定對方,這口氣就算是

    平常人也難得忍下去,更何況是他們這些有臉面的人。

    “還沒分出勝負,誰又知道接過,到現在為止我還沒有動用真本事呢,所謂奇蠻族族老也不過如此啊。”李堯少見地有些惱羞成怒,因為他的確不是淳于復的對手,再戰下去最多也就是兩敗俱傷,這樣又有什么意義呢?可是他無論如何也不能退步,若是退讓了豈不是說明怕了對方,這只是純粹的意氣之爭,講和與否都不會影響,即便是淳于復贏了又能如何?李堯依舊能夠將王夕轟殺,讓他也得不到。

    這就是二人一直都是有來有回的教授,只是想讓對方知難而退而已,不過他們都忘了,對方和自己說到底是一個高度的,這個高度的人是不會輕易認輸的,如果利益驅使,他們或許可以做到,但是這爭奪之中,被人家打臉任誰也受不了,王夕的重要性是毋庸置疑的,他們都想要從王夕身上得到一些什么,只不過二人不可能坐下來好好談一談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就再向你討教討教了,可別怪我不給你這老前輩留面子。”淳于復冷哼了一聲,身上的血色大袍無風自動,令人窒息的殺戮氣息從中透露出來,無數赤色血線在空中揮舞,虛空一條條裂紋在蔓延。

    雙目呈現怪異的血紅之色,像是要滴出血來,頭發倒豎,無邊的的血海在身后浮現,迸射出一道道血箭,血箭在虛空中盤桓,速度極快,似乎正在確定目標。

    李堯臉色微微一變,沒想到淳于復居然真的敢如此,這是要動真格的嗎?既然如此,難道我李堯還會怕他不成!

    李堯低喝一聲,身后一座九峰大山浮現,幾乎要降臨世間化作實體,可怕的壓力頓時就讓大地下沉,空氣都被碾碎,虛空都在顫抖,白色的光芒在他的掌中流轉,那是一顆白色彈丸,彈丸在掌中任其揉搓,但是其重量堪比高山,空氣壓縮的爆炸之聲在掌中不時出現,左手微微泛白的同時也有可怕的氣息在散發。

    右手持拔山鞭,土黃色的氣流圍繞著身體旋轉,厚重的氣息從身體向外散發,就在二人即將大戰一場的時候,忽然二人都是臉色一變,氣勢驟然消散,那毀滅性的力量也是一瞬間就化為烏有,消失于虛空,異象慢慢消散,只留下那下陷的大地與漸漸散去的血霧。

    淳于復臉色難看地拿出了一枚獸紋圓珠,握在掌中,腦海卻是有聲音響起:“族老,北海有妖族入侵!”

    “什么級別的的?”淳于復冷靜下來,迅速問道。

    “是北海老龍王親自到來了,他們要與我奇蠻族開戰,族老快快回返主持大局。”那頭正是拓跋奇,此刻他額頭見汗,但語氣盡量保持平靜,只因為他是奇蠻族當前的主事家族話事人,要為奇蠻族作表率,但是到了如此危急的時刻,還是只有那個層次的人才能做決定,否則便只能是去請祖靈了,但不到萬不得已不能觸動祖靈這級別的力量,否則那大戰將難以收拾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李堯看了淳于復一眼,見其神色有些變化,他也是微微一變,難道是四海又要興風作浪?

    可是東海最近不是平靜的很嗎?

    難道是那件事情敗露了?!李堯心亂如麻,通訊令牌那頭傳來的聲音有些鄭重:“老祖,我們李家究竟該如何決斷,如今大敵當前,各家族已經開始號召,我們李家還需您來主持啊,東海老龍王親自到來,老奴也不敢私自下決定。”

    “李重九,你別急,我很快回來,先配合其他幾家作準備罷!”李堯快速回復了一句便收起了通訊令牌。

    看向臉色同樣不太好看的淳于復,二人心照不宣了。

    “淳于復,你怎么看,如今四海大亂,難道我們還要在這里耗著嗎?還是快些給出個章程。”李堯先松口了,毫不避諱地直說了,這話語自然是傳到了王夕耳朵里,他本就時刻警惕著外界,此刻心中立刻就是咯噔一下,四海出事了?

    王夕此刻可沒有心思擔憂其他人,他是在為自己憂慮,他們若是談妥了,自己豈不是沒有絲毫逃生機會了,王夕咬咬牙,修為猛烈的轟擊那猶如鋼鐵一般的壁壘,但想要突破禁錮談何容易。

    “四海大亂的確緊急,可是眼前的事情也是重要,我是不可能放棄的,我的修為停滯太久,我可不想一輩子就留在玄界。”淳于復臉色微微緩和,直接將心里話說出來了,此刻只能是相互掏心窩子,若是再玩什么話術,玩什么勾心斗角的計謀可就真是傻了,時間緊急,容不得他們繼續深思熟慮,走一步算三步。

    “你!實話告訴你吧,老夫已經時間不多了,必須盡快恢復生機,而這小子的身體上的秘密可能就是最后的機會,至少要先讓他將死而復生的秘術交給我,然后再商議!”淳于復心頭也是著急,四海這次不知道是搞什么幺蛾子,居然是同時發動了對玄星大陸的戰斗,難道是打算與

    玄星大陸全面開戰?心亂如麻的他直接將自己的心頭之患說出來了,這話其實就是告訴他,老子為了活下去什么都做的出來,你最好不要逼我。

    淳于復暗道一聲果然,這老家伙怪不得如此瘋癲,跟我一直在這里耗著,也不肯離去,略微思量,他說道:“那就先讓小子把他死而復生的方法告訴你,若是可行的話,這小子就先交給我,我保證不把他給弄死,到時候再交給你來研究一番,他的身體我們二人共同來分配總好過讓其他幾位一起吧?想必他們若不是被這四海之事拖住了腳步,恐怕也已經來找我們了。

    李堯不再由于,直接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言罷,他伸手一招,身處地下的王夕就被攝了上來,王夕心頭一跳,身上的靈魂之炎快速熄滅,也停止了破除就禁制的舉動,畢竟此刻已經沒有意義了,只能另找機會。

    王夕并沒有任何想要放棄的念頭,活下去!

    王夕被狠狠地砸在地上,身上的赤色鎖鏈被淳于復收走,身上的禁錮瞬間消失,王夕身體一松,可下一刻就有更強大的力量籠罩過來,一顆白色珠子在頭頂懸浮,恐怖的壓力直接將王夕壓入地下,只露出了上半身。

    不論是龍識還是修為都無法調動,都被這壓力所禁錮了,某種意義上,王夕這算是徹底陷入絕境,完全無法抵抗了。

    淳于復看了一眼那白色彈丸,然后直接蹲下身子掐住了王夕的脖子,聲音冷厲:“現在我問你一句,你答一句,不要再給我耍滑頭,否則我會讓你感受真正的痛苦。”

    看著李堯那雙血色眸子,王夕心頭狂跳,就像是被恐怖的存在給盯住了,隨時都有可能有死亡的危機,王夕艱難地點了點頭,他這才放開王夕。

    李堯目光淡漠:“你擅長這個,你來問吧。”

    淳于復冷笑一聲,手中一把短匕搖晃間,有無數尖刺飛出,直接鉆入了王夕的身體,在王夕的筋脈游走,像是針扎一般的疼痛在諸多關鍵穴道傳來,王夕忍不住悶哼了一聲,他咬咬牙看向淳于復,眼中的殺意一閃而逝,強忍痛苦咧嘴笑了笑:“你想要知道什么?”

    淳于復深深看了王夕一眼:“不錯嘛,居然能夠經受住這毒刺入體之苦,這些毒刺會在你的奇經八脈中游走,最終讓你成為廢人,即便你一身修為也是無用,無法調動。這才是最讓修士恐懼的酷刑,時間越久,就越難以取出,最后會在你的身體生根發芽。”

    王夕瞳孔微縮,深深的絕望籠罩了自己,強烈的不甘從眼中噴發而出,脖頸青筋暴露,血脈賁張,低聲吼道:“你到底要問什么?!”

    淳于復卻是絕口不提,繼續看著王夕露出怪異的笑容,那雙滿是褶皺的手在王夕的臉上拍了又拍,手中的短匕劃過王夕的左眼,一瞬間,王夕左邊視野就化作了血色,然后很快徹底黑暗,右眼本能地顫抖,左眼緊緊閉著,這匕首上似乎有毒液,陣痛不斷傳來,很快就是汗流浹背了。看著那張惡心的臉,王夕怒火中燒,但是卻無可奈何,他在戲弄我!

    王夕嘴角溢血,嘴唇蒼白:“去你娘的!”

    一口血沫吐出,直接吐在了淳于復的臉上。

    淳于復嘴角一揚,卻是淡然地擦拭掉了口水,然后說道:“你是怎么死而復生的,完整說出來,我就給你解毒,除非你準備好做一輩子的獨眼龍,我有沒有告訴過你這毒只有我可以解?就算你剜去眼睛也無濟于事,依然會壞死。”

    王夕聲音有些顫抖:“我告訴你,你就會放過我嗎?”

    淳于復呵呵一笑:“不會。”

    王夕沉默了片刻,才將自己復生的全過程,不過卻省略了許多關鍵的信息,比如那些資源的消耗。

    李堯眉頭皺起:“你能重現秘術嗎?”

    王夕搖了搖頭,旋即看向淳于復怒吼:“給我解毒!”

    淳于復沒有說謊,一道白光沒入了左眼,很快就開始修復眼球,一道血色霧氣從中滲出,慢慢消散于虛空,不多時王夕就已經恢復了視野,但是全身的痛楚尚未減輕,王夕已經感覺到自己的身體開始有些遲鈍,之前自己一直在試圖沖破禁制,如今則是對于修為的調動已經很是遲鈍了,看來淳于復說的話都是真的,包括變成廢人

    我才剛剛恢復又要變成廢人嗎?呵呵

    王夕只能苦笑,看著此刻正在商量著什么的二人,他忽然說道:“你們商量好了沒有,誰要帶我走?你們不會想要一個廢人吧,我可告訴你們,我廢了可就沒什么用處了,我的秘密都在我心里,你們也別想著探尋了,不信你們可以試試。”
登陸7z小說網(www.gragkno.cn)閱讀《萬丈玄光》最新章節^-^[手機版請訪問http://m.7zxs.cc]
最新时时彩诈骗案 魔域跑商怎么不赚钱 广西快三计划免费软件 有没有电脑看新闻赚钱的软件 龙王炮捕鱼技巧 深海捕鱼之海底捞 自己阅读小说赚钱 a80app赚钱平台 像蓝洞棋牌的都有哪些 国外视频网站上传赚钱吗 英雄联盟和王者荣耀哪个赚钱 25选5开奖结婚 大丰娱乐群 创世团队阅读赚钱真的么 赚钱宝超级矿主 做返利机器人终端赚钱吗 有哪种软件可以赚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