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z小說網 >> 玄幻魔法 >> 吞噬神話(書號:34528

正文 第六百三十九章

作者:仙俠寫手
    “這……我……”寧哲聽了紅蓮的話,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該說什么是好了。swisen.com他完全沒想到紅蓮竟然是這么想的,很是出乎預料。

    “算了,我也不奢望你能給我什么,只要以后我們還能一直在一起就好了。”紅蓮說完這句話,就擦干了臉的眼淚,回到房間里,不哭不鬧,這讓令寧哲感覺很詫異。

    寧哲站在原地,發著呆,突然感覺屁股一痛,回過頭看到月兒正用她那肉嘟小手掐自己的屁股。

    “讓你欺負紅蓮姐姐,我把你屁股掐爛了!”月兒鼓著小嘴,一臉的不高興,大聲說道。

    寧哲哭笑不得,月兒使勁的掐了一下就跑回了屋子。不一會兒如煙從房間里走了出來,她看著寧哲,搖頭苦笑道:“跟著你的那個姑娘是我見過的最大度的女孩兒了,她不僅沒打我罵我,還幫我收拾屋子,不過她什么話都沒有說,也看不出她是悲是喜,但看得出來她還是蠻失落的。”

    如煙剛說完話,樓下便走來一位肥頭大耳的胖子。這胖子還沒走來,就大喊著點名讓如煙陪客。

    寧哲看著樓下的胖子,皺著眉頭,握緊了拳頭。

    如煙呵呵一笑,站在寧哲身邊,說道:“怎么,吃醋了?別忘了我可是一名妓女,小雛兒,千萬不要對妓女動真感情。像你這般英俊瀟灑的男人,還愁找不到好姑娘嗎?”

    寧哲看著如煙那一臉淡淡的微笑,他突然感覺自己心里堵得慌。

    “如煙,將來我一定會替你贖身。石仙很有錢,等他回來了我管他借錢替你贖身。你別再接客了,看著你跟別人在一起,我這心里不是滋味。”寧哲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,他和如煙的關系只算是一夜情,明知道對方是一名妓女,但還是看不得別的男人和她在一起。他現在也理解了紅蓮此時的心情。

    如煙搖頭一笑,此時那個胖子已經走樓來。胖子一把摟住如煙的蠻妖,如煙一臉媚笑,伴隨著胖子向著另一個房間走去。

    寧哲現在恨不得一拳打死眼前這個死胖子,氣得牙癢癢。

    最終寧哲還是回到了自己的房間,看著窗外,外面又下起了雪。

    寧哲忽然想起了薛之謙唱的那首《認真的雪》,于是他情不自禁的哼唱了起來:“雪下得那么深下得那么認真~倒映出我躺在雪中的傷痕~我并不在乎自己究竟多傷痕累累~可我在乎今后你有誰陪~”

    紅蓮坐在一邊,安靜的聽著寧哲哼唱,月兒在一邊翻著買回來的大包小包的東西,時間一點一滴的流逝。

    “啊!死人了,死人了!”

    過了很久,外面突然傳來喊叫聲。寧哲和紅蓮帶著月兒走出房間,看到剛才那名胖子此時正在門外大喊大叫,臉都嚇白了。

    寧哲驚呼一聲,推門而入,發現如煙正衣衫不整的躺在床。眼睛瞪得很大,眼珠發紫,嘴唇發黑。他的雙手緊緊的抓著自己的腦袋,指甲都鑲進了皮肉中,看得出她死得很痛苦。

    這時醉仙居的老鴇帶著伙計來到這個房間,醉仙居的老鴇是一個五十多歲的老女人,石仙平時叫她珠妹兒,而其他人都叫她珠姐。swisen.com

    珠姐看到如煙的尸體,皺著眉頭,眼中露出一絲不忍。她輕嘆了一聲,吩咐身邊的伙計道:“你們幾個把如煙抬出去吧,她是個孤兒,就把她安葬到后院吧,記得走后門,別讓客人們看見了。”

    寧哲看著如煙被幾個伙計抬走,他頓時怒氣沖沖的走到門外,一拳打在癱坐在門檻胖子的臉。

    胖子的門牙都被寧哲打掉了,寧哲怒視著胖子,抓著他的衣領,大吼道:“說,你對如煙做了什么!”

    胖子嚇得全身顫抖,突然慘叫一聲,張口噴出一道鮮血。隨即嘴唇也變得發黑,眼睛發紫,就這么死在了寧哲的面前,與如煙的死相一樣。

    看到胖子也死了,珠姐的神色也有些慌張。她走了過來,像是對寧哲說,也像是自言自語:“看來這不是簡單的中毒身亡,現在必須要報官了。”

    寧哲松開胖子的衣領,露出一副不解的樣子。按理說這段時間如煙一直都和胖子在一起的,如果是胖子害死了如煙,那么為什么現在連胖子都死了?

    紅蓮與月兒回到寧哲的身邊,珠姐看著他們三人,輕哼道:“你們還站在這里干什么,不怕沾晦氣嗎?”

    寧哲搖了搖頭,讓紅蓮和月兒回到自己的房間,而他則留下了下來,對珠姐說道:“我也在案發現場,你為何要袒護我。你現在完全可以報官說是我殺死了如煙和這個死胖子,這樣也保住了醉仙居的名譽。”

    珠姐冷笑道:“醉仙居之所以能夠一直屹立不倒,就是因為一個義字。我醉仙居的姑娘雖然賣身,但都不會出賣自己的內心。而且老石特意囑托我讓我好好照顧你的,老石看好的人一向都不錯,所以于公于私我都不會陷害你。”

    聽到珠姐的話,寧哲是無比的佩服。他對珠姐抱了抱拳,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中。

    這件事情最終珠姐還是報了官,仵作對胖子尸體得出的驗尸結果是中毒身亡,但卻查不出是中了什么毒,再加珠姐報案時稱案發現場沒有其他人,這件案子一時間成為了懸案。

    自從如煙死后,寧哲這幾天就一直心緒不寧。這些天他一直失眠,如煙的死因一日不查清,他就無法入睡。

    寧哲住的房間有兩張床,寧哲獨自睡一張床,紅蓮和月兒睡在一起。紅蓮和月兒早已熟睡,而寧哲依然翻來覆去睡不著。

    窗外的月格外明亮,柔和的月光灑下人間,似是在輕撫著萬物生靈。

    “來到這個世界也快兩年了,之前一直覺得對這個世界格格不入,自從如煙死后才感覺自己融入到這個世界。”

    寧哲想著心事,回憶著這一年多的過往,見過了許多光怪陸離,也經歷了熱血沸騰,見過了忠肝義膽,也品嘗了世態炎涼。

    這一次次的經歷,就像是一場大戲,令他向往,令他彷徨。

    這一刻,寧哲終于知道了什么是悟道。

    他悟道了,領悟了人間道。以前他空有法力,卻沒有一個追求大道的決心,這一刻,他明悟了,他也有自己追求的道,那就是人間大道。

    在這一刻,寧哲才算真正的突破了境界。對于修行人,心境的突破比修為的提升更加可貴。

    現在,寧哲算是真正的進入到修行者的行列,突破了悟道境界。

    寧哲依舊睡不著,索性坐了起來。突然感覺全身下都有些癢癢,他伸出手前后左右的撓著身體,不一會兒他的身就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長出了一層厚厚的彩色毛發,就像一只猴子。

    “這該死的毛怎么又長出來了,這讓我怎么見人!”寧哲無奈至極,忍不住大吼了一聲。

    這一聲大吼,把紅蓮和月兒都給吵醒了。

    紅蓮從床坐了起來,揉了揉眼睛,披衣服,迷迷糊糊地說道:“大半夜的不睡覺吵什么啊?”

    寧哲趕緊把被子蓋,躺在了床,敷衍著說道:“沒什么,我剛剛說夢話了,睡覺吧。”

    紅蓮“哦”了一聲,把衣服扔在一邊,躺在床馬就呼呼入睡了。

    但是月兒卻眨著她那大大的眼睛,她好奇的走下床,身只穿了個紅肚兜,悄悄地走到寧哲身邊,揭開了被子……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月兒和寧哲幾乎是同時大喊一聲。

    紅蓮又從床坐了起來,憤怒的說道:“還讓不讓人睡覺啦,你們大吵大鬧的到底想要干什么啊!”

    此時寧哲和月兒正大眼瞪小眼,寧哲是無比的尷尬,月兒是無比的吃驚。

    看著寧哲現在的樣子,月兒露出一副怕怕的樣子,躡手躡腳的回到紅蓮的身邊,指著寧哲說道:“他變成猴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紅蓮疑惑的看著寧哲,因為現在是夜晚,房間里的光線不是很足,兩張床又隔得比較遠,所以紅蓮看不清寧哲現在的樣子。

    紅蓮再次披了衣服,走到寧哲身邊,看到寧哲現在的樣子,她撲哧一聲笑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你這是怎么搞的,以前不是戰斗的時候身才長出這些彩色的毛發么,怎么今天它自己就長出來了?”紅蓮忍俊不禁的說道。

    寧哲也很無語,迷茫的說道:“我也納悶了,好端端的怎么又長出這一身煩人的毛啊?”

    “你們先別說話,我聞到了一股妖氣,而且就在這附近。”月兒突然跳下床,走到窗邊,向著下面望去,看到一個鬼鬼祟祟的身影正在醉仙居的門前晃來晃去。

    寧哲和紅蓮對視一眼,二人很有默契的點了點頭,然后便推開窗,同時從樓跳了下去。

    二人剛剛落地,那妖物就逃跑了。

    “妖怪別跑!”寧哲大喊一聲,二人同時向著妖怪追去。

    “你們等等我啊!”房間里,月兒急得直跳,也顧不穿衣服,推開門就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當月兒來到外面的時候,寧哲和紅蓮已經向著遠處追去。

    月兒光著小腳,咿咿呀呀的追了過去。

    因為現在是深夜,街也沒人。當寧哲和紅蓮追到街頭處的時候,前面的妖物才停了下來。

    “嗷~~”

    妖怪大吼一聲,轉過身來,它捶打著自己的胸脯,竟然是一只還沒有修煉chéngrén形的黑猩猩。

    看著這個大猩猩,紅蓮捂嘴笑道:“寧哲你家人來了。”

    寧哲伸出手捏著紅蓮的臉蛋,壞笑道:“你要是敢再埋汰我,我就讓你體會一下小師叔的關愛。”

    “無恥淫-賊,松開你的臭手!”紅蓮將寧哲推開,露出一副嗔怒的樣子,內心里卻是有些竊喜。

    那個黑猩猩一直在前面跳來跳去,似乎腦袋有些問題,一直那里不斷的拍打著自己的胸脯,屁股還一扭一扭的。

    “這家伙好像在向我們展示它迷人的舞姿?”寧哲撓著頭說道。

    紅蓮也極為無語,搖頭道:“我也看不懂它要干什么。”

    扭了一陣身體,大猩猩終于開口說話:“吼~~前面的人類。要想路過此地,必須給我香蕉,我要香蕉,猩爺要香蕉!”

    聽到黑猩猩說出人話,寧哲和紅蓮都大笑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紅蓮,你轉過身去,我尿急方便一下。”寧哲突然來了尿意,看這大猩猩也沒有攻擊人的意思,脫下褲子就準備撒尿。

    紅蓮臉一紅,立即轉身。

    卻不料那大猩猩突然跑到寧哲身邊,嚇了寧哲一跳,大猩猩雙眼瞪得老大,傻乎乎的看著寧哲**,撓著頭說道:“你的香蕉好小,我不要!”

    聽到大猩猩的話,紅蓮的小臉通紅,但也忍不住偷笑。

    “靠!”寧哲爆了句粗口,飛起身來挺起老二照著大猩猩的腦袋就撒了一泡,尿了大猩猩一臉。

    大猩猩伸出舌頭舔了舔臉的尿液,吧唧吧唧嘴,突然興奮的大吼一聲,指著寧哲的老二說道:“你的香蕉香甜可口,我還要!”

    “媽呀,這猩猩要逆天了!”寧哲提起褲子跑到一邊,而大猩猩卻在后面邁著笨拙的腳步追了過來。

    “別跑,我要你的香蕉!”大猩猩急壞了,沒跑兩步就摔倒在地,而且還在地打起了滾撒潑,邊吼邊叫鬧個不停。

    紅蓮回過頭無語的看著寧哲,笑罵道:“讓你沒正形,這下看你怎么辦,這個笨猩猩估計會一直粘著你了。”

    寧哲無奈地說道:“哎,還能怎么辦,只能認栽了,大不了以后尿急了就朝著他撒一泡,何樂而不為!”

    紅蓮白了寧哲一眼,哼道:“你還是先讓這個大猩猩安靜下來再說吧。”

    寧哲嘿嘿一笑,然后慢吞吞的向著在地撒潑的大猩猩走去。

    來到大猩猩的身邊,寧哲蹲在大猩猩的身旁,說道:“大家伙你別鬧了啊……”

    話還沒說完,大猩猩突然大吼一聲,憤怒的說道:“不要管我叫大家伙,我的名字叫猩爺,叫我猩爺!”

    寧哲氣得不行,大吼一聲:“猩爺!”

    “嗯,叫我干嘛?”大猩猩一臉天真的看著寧哲。

    寧哲無奈地說道:“猩爺,你今年幾歲了?”
登陸7z小說網(www.gragkno.cn)閱讀《吞噬神話》最新章節^-^[手機版請訪問http://m.7zxs.cc]
最新时时彩诈骗案 足球竞猜让分胜负规则 养鸡赚钱还是养鹅 北京快3当前遗漏数据 股票涨跌如何计算 捕鱼达人千炮版赢话费 15岁干什么最赚钱 刮刮乐手工作品 怎么推广文章赚钱是真的吗 捕鱼来了光棱炮怎么样 千炮达人捕鱼 北京劳动节跑滴滴赚钱吗 趣赚钱怎样提现 AG开心农场游戏下载 德州哪有麻将房 这期福彩开奖号码 全民千炮捕鱼最新版